细数晨光

我很烦躁,我担心父母突如其来的争吵,褶皱了如止水般的心境。
我担心怀有歉疚的前男友再一次失恋后放弃接受爱情。
我担心不服输和不甘心的倔强终有一天将自己逼入绝境。
我担心身边的他新鲜感渐淡,心与我渐行渐远。
我担心一切都太晚,拾起碎梦的那只手只能彷徨于朝九晚五的琐事之间。
假如一切重来,我依然无休止的担心。忧患意识大过天,而事实是,开心不开心,结果都会事与愿违的到来。
坏的情绪消磨了斗志,也就摧毁着人生。
一念放下,万般自在。

3年多了,1200个日夜,多少次这样突兀的梦境慌得我措手不及,当从有你的梦境瞬间醒来,高冷的天花板黑沉而静谧,帘缝隙挤入黎明的暗光一道,这样的情节多么熟悉,熟悉到信以为真,熟悉到不忍呼吸的窒息。而手机另一个爱你的男人关心的短信和来电记录提醒着我,他和我结束了。
失忆是上帝的奢侈的恩赐吗?忘掉他忘掉一切,忘掉那一段不堪回首的所谓的爱情,救救我吧,思念已经影响我的未来,让他们默默地淡出我的精神世界吧。

事到如今,我他妈的真得爆爆粗口以示存在了!你以为就你那点伎俩不易被识破??操蛋,衣着光鲜,背景强势,整天你妈正义凛然的却背地里干着小人之举,牲畜不如。你以为靠笼络人心就能束缚我了??你没有编制与我毛线关系,你爱咋咋的,别来烦我好么?整人尼玛有个限度好嘛?!你就是一辈子点背永远得不到编制的坑货。人品暴烂都没人愿意给你落实的货。贱人,只配一辈子被编制操死的货。

大人经常说夫妻之间要相互包容才能长久,不是原则性问题不要轻言分开。
可是神马才是所谓原则性问题?他素质不高算不算?智商不高算不算?工资不高算不算?唯有高的是他母他爹的心跳频率和血压,当然还有那发作如狂雷般的暴脾气,以及他唯命是从的指数。
这是传说中的奇葩家庭吗?好难过哦

爱情就是对的时间对的人

周杰伦把青涩给了蔡依林,成长给了侯佩岑,承诺给了昆凌。只能说,两个人能否走在一起,时机很重要。你出现在他想要安定的时候...那么你就胜算很 大。你出现在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的时候...那么就算你多美多优秀都是徒劳无用。爱得深,爱得早,都不如爱的时候刚刚好。

又到了跟自己聊天的时刻了
今天的回忆有种特别的画面感,炎热的夏日阳光普照,一个讲手机的姑娘驻立在街角小树旁,泪如雨下,揉着红肿的眼眶,哽咽得抽泣着。
她不停得讲电话越讲越伤心,后来逐渐失控。
看不下去了,听不下去了,我拉过她告诉她
姑娘,所有你受的委屈受的罪,都会转化为日后拔地而起的支柱。总有一天,你的努力带来的成就就像落在那些欺负你的人脸上的耳光,要多响有多响。

一人一世界,在单位想要左右逢源基本不太可能,立场这东西历来是不可完全统一,包括江主任为什么努力顶小夏我不明白她的心思,凡事莫急躁莫狂妄,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

在迷糊和慌乱中,这一天的夜幕降临了。
栖息在东南郊区的红酒山庄里,享受黄昏斜阳,寻找落地窗外绕池里慵懒游泳的黑色鲶鱼,夏天的尾声静悄悄地到来了。
我得知他又单身了,微博里分手两个字出现时,我内心仍有的一丝悸动算是澎湃吗?
这是我深知,我们不可能了。
他的信任曾被我无知地撕碎,而我的尊严被他报复性的无情践踏,一段感情当信任和尊严已不复存在,还有什么破镜重圆而言?一定不会。
我有梦,他深爱着我,我们会幸福。
而过往终究是过往。

我的梦

不是特意写给谁,只是单纯的想要记录一点当时的心情。想梦了,男友,胖胖的,什么事情都让着我,房产证划分比例听我的,好多问题无论对错,只要我急哭了,他都会语气软下来道歉。得理不饶人是我的专长,有理说不清是他的无奈,好像这样的我也挺幸福的,虽然目前的他物质并不优越,为买房已负债累累。可是他是真心的习惯忍耐从不说分手,他的包容也正是宠坏我的侩子手,他是聪明的,宠坏一个女人,让她无法被其他男人接受,他是笨笨的,宠坏一个女人,给自己带去折磨。